白桦原液

我是枫珂‖近期沉迷绿蓝‖一个露厨‖右米推‖低产写手‖佛系写文 自娱自乐‖小学生文笔、幼儿园构思注意‖请小心食用本博内容和谨慎关注 感谢

是名朋817的雪国o屠屏戏orz丢上来试图假装自己今天写文了【x】
我皮是伊万。(感谢1477的指导否则我一开始写出来的根本不能看🙆)
史向非国设(时间:20世纪30年代初)

今天是休息日,我去车站接一位从美/国远道而来的朋友。
他大老远就看见我了,朝我拼命挥手,头上那根翘起的头发一颠一颠的,“嘿!伊万!我在这里!”他看起来老了很多,脸色也不大好,我估计是因为美/国大萧条的缘故,不过那股精气神还是一点没变。
“好久不见,阿尔弗雷德,欢迎来到苏/联。”我的表情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走过去跟他行了一个亲密的贴面礼,他微微红了脸,看起来仍然对行这种礼仪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你现在看起来像个小布尔乔亚。”我歪头上上下下打量了阿尔弗雷德几眼。他今天似乎是穿了他最好的一套衣服,但我只是随便套了件平时的大衣,里面穿的是工装。“我觉得我们两个站在一起一点也不搭调。”
“好了老兄弟,这只是我的习惯,”他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大笑着说道“我现在还只是个没啥名气的作家而已,而且已经下岗了。”
在食堂吃完一顿还不错的午餐后,阿尔弗雷德强烈要求我带他在这座欣欣向荣的城市里参观参观。而我强烈要求他换一身衣服再出去,否则大家都会注意到我们。我不想被围观,而且这搞不好还会招来警察。
最后阿尔弗雷德屈服了,“那好吧,穿得和你们一样应该可以更好地体会你们的生活状态。”他换了一套已经被洗到灰白的工装。“其实你这套衣服很美/国。”我评价道,“我想我们可以出发了。”
我带他穿过熙熙攘攘的街道,所有的人都在辛勤地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新的建筑群规划的很完美,老房子们也都翻新了一遍,路两边的绿化带已经完成了,两边的房屋外挂着旗帜或巨大的横幅。
这会正是早春里难得的暖和天气,白寒鸦们已经回来了,白桦树那如同毛毛虫一般的花絮和泥土中微微探出头来的嫩草也给城市添上了春意。工人们正忙着将从河上运来的新木材送到木材厂,它们将要成为铁路枕木、船杆或者是硬实的建筑材料。大家脸上的笑容都是真心实意的,充满了对社/会/主/义未来的自信。
我带着阿尔弗雷德去了我工作的那个工厂。不得不说当他看见我们厂里工作着的那些最先进的仪器和堆满了两个仓库的工业制成品后,眼睛睁得大大的。
“Wow……真是不可思议。”他由衷地赞叹道,“当我十年前第一次来到苏/联的时候,我没有料到社/会/主/义能有如此光辉的未来。
“实际上那时你还跟我吵了一架。”我接下了话头,瞪了他一眼,“你当时还希望我跟你一起回美/国去。”
“当时我觉得列宁就是个克/里/姆/林/宫的幻想家。”阿尔弗雷德有点不好意思的朝我笑了笑,“不过现在看起来我错的挺彻底。”他又突然换上了一副忧郁的表情,“现在我们那里过得很艰难……大家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们离开工厂,沿着小路往回走时,我叹了一口气,“那是因为资/本/主/义所固有的弊端,它将矛盾暴露并且激化得非常彻底。”
“我希望我们能找到什么办法让我们的国家好起来。”他说,“但我在那里看不见前景。”
“也许你们能够学习一些我们的方法,虽然很多人认为共/产/主/义不可能行得通,但是苏/联成功了。”
……
“苏/联现在的确发展得非常好,但是我认为你们仍然有很多需要弥补的漏洞,比如对于农业方面……或者是完善一些法律……”
“弊端当然会存在,不过我们英明的领导人一定会解决掉那些问题的。”
“其实我还是对你们感到担心……一些不同意见是应当出现的,整齐划一的情况代表大有风险。并且我认为适当的商品经济会让你们发展得更好更快……”
“那是因为我们事业带来的人心凝聚,并且五年计划的成果非常好,我想你应该看见了。”
……
“你跟十年前一样那么固执己见。”
“彼此彼此。”
……
走着走着,我发现我们不知不觉来到了街心公园。公园里前几天才摆上了一座斯/大/林的塑像,和公园背后的市委楼顶上的国徽红旗配得恰到好处。
“噢……”阿尔弗雷德环顾四周,“你们这儿真漂亮。”随后他朝我展露了一个笑容,“伊万,我祝愿苏/联能有一个光辉的未来。”
“我也希望你的国家早日找到自己的道路。”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