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原液

我是枫珂‖近期沉迷绿蓝‖一个露厨‖右米推‖低产写手‖佛系写文 自娱自乐‖小学生文笔、幼儿园构思注意‖请小心食用本博内容和谨慎关注 感谢

【勇春】冬至日

之前的Appmon勇春本内容解禁啦!快乐发出来(:з」∠)_总之我是全本最垃圾的写手了orz

“妈妈,我今天起晚了!”慌张的喊声从楼梯口传来,同时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
“诶?”坐在餐桌前的妈妈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是有些晚了。”她把桌上的牛奶递了过去,“小春也别太紧张,还有时间,小心噎着。”
小春接过牛奶一饮而尽,感觉干渴的喉咙得到了滋润,有点晕晕的脑袋也清醒了。他在餐桌前坐下来后赶紧拿过一片面包,用比平时快一倍的速度解决了它。
“今天是2014年12月……今日傍晚开始市区将会出现大幅降温……可能出现降雨……请市民做好应对措施……”断断续续听着电视里播放的天气预报,小春想着今天要早点回来。瞧见和勇仁约好的时间快到了,但是盘子里还剩一片面包,他便想着少吃一点也没关系,“我吃饱了。”他说着站起来到玄关处换好鞋子,拿起自己的书包,“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

小春快步走向平日约定的地点,远远便看见勇仁站在路口,朝着自己挥手,“小春!早上好啊!”。
“早上好,勇仁。”小春放慢脚步走近自己的挚友。他们默契地举起手臂对碰击掌,然后相视一笑。

两人行走在前往学校的林荫道上,周围的树木早已落光了叶子,只剩下树枝光秃秃地指向天空。“对了,勇仁。上次借给你的书看完了吗?”突然想起自己心爱的书,小春向勇仁开口询问。
“嗯……那一本我还有几个章节就看完了,非常有趣的一本书。”勇仁想了想,“这本书里的一个故事就能产生无数个故事,故事永远讲不完。”
“嗯嗯!我觉得作者的想象真是太棒了,感觉有无数可能的结果呢。而且主角间真挚的友谊怎么说都是最重要的,否则他们就永远没办法回到自己的世界里了。说起来我也想去进行一次那么伟大的冒险啊……”小春兴奋地说着,目光里充满了憧憬之情。
“的确是重要的真挚情谊。小春,我今天下午就能把书还给你。带过来了哦,今天我在学校里就把它看完。”勇仁轻轻敲了敲自己背着的书包。
“好啊,我正想着如果可以的话,今天就再重新读一遍呢。”
他们一路说说笑笑着到达了学校,开始新一天的学习生活。

同一日,下午四时。
放学后,勇仁正和同社的足球队员一起训练,这时小春从学校的图书馆里走出来,准备回家。
经过足球场的时候,小春正巧看见勇仁一个漂亮的射门,周围观看的人都跟着欢呼起来。“好像练习得很开心……还是自己回去吧?”他小声嘀咕着,但是勇仁注意到了他,挥手向他大喊:“小春!你要回去了吗?”
小春点点头,正想说点什么,但是勇仁已经拿着书包跑了过来,“我们一起回去吧。”他举起手,小春马上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两只手在空中流畅地完成了对碰和击掌。随后勇仁回过头和他的队友们说明道:“今天就训练到这里吧!大家早点回家。”

两个人一同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忘记今天看的天气预报了,”小春抬头望了望暗下来的天空,“我们应该快一点。”
“我想离下雨还有一段时间。”勇仁稍微用手遮了遮眼睛,“开始刮风了。”
他们到达十字路口时恰巧是绿灯。
“那明天见啦。” “明天见。”

小春走到家门口,看着紧闭的窗户,记起妈妈昨天嘱托他说,她明天要出远门,后天才回来,请小春帮忙看家。
“嗯……完全没问题的。”回想起那时妈妈略带担心的表情,小春在书包里寻找着钥匙。
但他搜遍了所有地方,都没有发现自己的钥匙。在哪里掉了吗?小春紧张起来,不不不,仔细想想。他保持冷静地回忆着:我好像一整天没见到钥匙。早上不见的?不太像。图书馆那里不太可能……
“诶!我把钥匙忘在家里了?!”小春忍不住大喊起来,“不……”但是所有证据都显示,就是因为早上出门时太匆忙,所以他才把钥匙忘记在房间里了。小春在大门前慢慢地来回踱步,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妈妈出门前一定把所有窗户都锁起来了……电器也关掉了,虽然这样就是下雨也不用担心。不过……我今晚要怎么办,不知道能不能去邻居家借住一下?
但他想起邻居家这个星期出国去旅游了……小春懊恼地抱住头,“啊……下次一定要把钥匙挂在显眼的地方才行……”
寒风吹得越来越猛烈,小春却仍是一筹莫展。他只好坐在自家门口的台阶上,看着面前的石板出神。

一双鞋倏地闯入了视线中。
“小春……?”面前的人俯下身子低声询问道,“你怎么坐在这里?”
“勇仁?!”小春抬头,看见对方温柔亲切的绿眼睛里盛满了疑惑和担忧,他有些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把钥匙忘在家里了,妈妈不在,暂时没办法回家。”
“这可真是件麻烦的事情……小春的妈妈不会很快回来吗?”
“妈妈要明天才能回来,邻居短时间内也不会回来……”
“这样啊,”勇仁伸手将小春拉起来,“小春今晚不如去我家里过夜吧?”
“可是勇仁的妈妈似乎是不太欢迎客人的样子……”小春担心地说道。
“小春一个人在外面过夜不行的吧?其实我妈妈今天有公司的工作……要明天下午才回家。只要不乱动有关她研究的物品,我想她是不会介意你的。”勇仁带着小春就往前走,“快下雨了,我们快点走吧。”
“嗯……”
他们很快来到上学时约定的那个路口,勇仁领着小春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啊嚏!”走着走着,小春突然打了个喷嚏。“感觉有点冷,”他拢了拢自己的外套,“下午穿得太少了……”
“这种天气要多预备一些衣服,注意保暖。”勇仁提醒他。
“我知道啦……”回答时小春突然发现勇仁身上只穿着一套薄薄的运动服,“勇仁不会觉得冷吗?”
“我现在不觉得冷。”勇仁有点疑惑,“我不久前才训练完足球。”
“勇仁也要注意保暖啊。虽然身体素质好也不意味着不会生病。”小春看起来很严肃地说道。

他们在一栋不大的屋子前停了下来。“到了,这里就是我的家。”勇仁伸手打开门,“欢迎!”
屋内暖洋洋的,但没有什么装饰,呈现出一种非常整洁朴素的模样。
“打扰了。”小春向屋内说了一声,坐在玄关处小心翼翼地把鞋子脱下摆好。身旁的勇仁关上门将寒气隔绝在外,从鞋架上抽了一双拖鞋递给他,“快进来吧。”
“都这么晚了。”两人走到内厅里的木桌旁坐下,勇仁瞥了眼墙上的时钟,“小春饿了吧?我去热一下晚饭。”
“勇仁,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小春将书包放在一边,“不过,为什么勇仁会突然出现在我家门口啊……?”
“嗯……这个说起来也很简单,我想要把那本书还给你,就过去了。”勇仁打开背包,将那本封面上画着两条相互咬着对方尾巴的蛇的书递了过去,“我已经看完了。”
“那么我去热晚餐。”他挥了挥手走进一旁的厨房,“稍等一下就好。”

“叮!”厨房里的微波炉发出悦耳的提示声,勇仁将盘子端出来,而小春跑去帮忙拿餐具。
不一会儿,两人面前便摆放好了整齐的餐具,碗里的面条配着虾仁和葱花,热气腾腾的,正散发着诱人香味。
“我开动了!”
实际上,他们都已经很饿了。一时间这里只剩下吃面条时传出的细微声响,以及寒风呼啸着撞在玻璃上、所发出的咯吱声。
吃完最后一口面条,小春感叹道:“真好吃……这是勇仁做的吗?”
“小春觉得好吃就太好了。”勇仁已经将碗里的汤也喝完,“面条的话,是我妈妈中午出门给我前准备的晚餐,分量刚刚好。”
“这样……说起来,我的妈妈也在冰箱里给我预备了晚餐……”小春的声音听起来越来越小了,“回去我一定要给她道歉才行。”
他们很快地收拾完桌上的碗筷,勇仁端着它们去刷洗了,小春则在帮忙清洁桌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外传来了滴滴答答的声响,开始下雨了。
当勇仁拿着光洁一新的餐具、将它们在碗架上一一摆好的时候,小春正在看书。
“小春,我搞定了。”勇仁走过去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
“正好我也看完了。”小春合上书,“真是百看不厌的一本佳作呢。”
“那么,小春是第一次来我家吧?”勇仁将厨房里电器的电源全部关掉,“今晚你大概要在我房间过夜了……要现在就拿着东西上去吗?”
“好啊。”小春拿着书包站起来,勇仁一边说着一边拿起自己的背包,关上一楼最后一盏亮着的灯。
小春跟着勇仁走上厨房后面通往二楼的楼梯。穿过楼梯,他们来到了二楼,首先所看见的是一个长走廊。走廊连接了二楼所有的房间,两边房间的门都紧紧关着。正对楼梯口有一扇窗,旁边的白窗帘安静垂悬。两人行至走廊尽头的窗边,勇仁推开最后那个房间的门,“这里就是我的房间。”
房间里只有必须的家具,和外面是风格一致的简朴。
“哇哦,出乎意料的大呢!”小春在里面转了一圈,“勇仁还有自己的浴室啊……”
“因为妈妈嫌我走动时会打扰到她的研究,就把这个房间给我了。”勇仁似乎有点无奈地笑了笑,把背包放在一旁,指了指自己的床,“坐吧。”
小春把自己的书包和勇仁的背包一起摆在旁边,才坐在了床上。
“我们晚上是一起睡觉吗?”看见这里只有一张床,小春问道,“真是麻烦你了。”
“没事,我想床足够大。而且这种天气不能打地铺啊,会着凉的。再说,我也不知道我妈妈把被子什么的都放在哪里了。”勇仁说着有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漫步到床边一屁股坐下,转动着自己的脖子,“做家务活真累人……”。
“是啦是啦,真是辛苦了。”小春笑着靠过去,伸手给勇仁揉了揉肩膀。勇仁闭上眼睛任小春揉,随后没有预警地往后倒。
小春当即撑住了他,但是勇仁又稍微往背后施加了一点压力。小春轻轻摇了摇头,顺手向后拉了一把挚友的肩膀,便随着勇仁向后倒去。
“哈哈哈……”最终他们笑着一起陷入了身后柔软的床垫中。两个人并排躺在一起,都在笑着对方刚刚的举动。
不过勇仁很快翻了个身,用手臂一把将自己撑在了小春的正上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整个人遮住了小春大半的视线。小春愣了一下,马上低头缩了缩身子,往旁边一滚,溜出封锁后立刻反攻对方,把勇仁反推倒在了床上。
小春还没按住勇仁,勇仁就拉住他一起躺了下去。小春马上想要爬起来,但勇仁并不想让他那么容易地成功,便直接抱住了小春,给他的咯吱窝和软腰挠痒痒。
“哈哈哈哈哈……勇仁……哈哈哈放手啦,很痒……”小春无法忍受地大笑起来,他倒回床上挣扎着往旁边移动,背过一只手想要抓住勇仁在自己身体两侧乱动的手,于是两个人在床上滚作一团。
他们就这样打打闹闹着,最后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地躺在床上,看着对方的脸哈哈大笑。

“啪啦啪啦……”屋外的雨风在他们玩闹的时候又变大了几分,雨滴和寒风撞在玻璃上发出沉闷的声音,风吹过窗户间细小的缝隙发出来一些诡异的尖叫声。

“啪。”头顶上的电灯突然闪了闪,然后熄灭了,窗外的灯光也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一瞬间周围都陷入了漆黑之中。
“断电了……”小春和勇仁马上爬起来,这种情况使周围的黑暗显得瘆人起来了。
他们面对面地坐着,勇仁首先打破了沉默:“现在得找到什么能照明的东西……”他跑到书桌前,打开抽屉在里面摸索着。
“勇仁,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离门更近的小春,突然有点害怕地问道。
“啊?”勇仁停下动作,把手架在耳朵上仔细地听了听。
“哒……哒……哒……”门外传来似乎是有人在轻轻走动的声音。
他们同时回忆起前几天华生吓唬人时,所说的那个怪谈。“咦——不会是真的女妖吧。”勇仁有点好笑,“我有时候半夜也能听见。”
“实际上,我是不相信啦。”小春说道,“虽然这栋房子现在只有我们两个在这里。”
“我想也许是哪扇窗漏风,吹得什么东西晃来晃去发出的声音吧。”勇仁猜测,“出去看一看就好。手电筒不在这里,我也得去拿才行。”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和你一起去。”小春也跟了过去。
两个人一左一右地靠在房门两侧,趴在门上听了听,但是那轻微的脚步声已经消失了。
勇仁拧开了门把手,门无声地被打开了。在门外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一阵好像厉鬼哭泣的声音突然响起,伴随着不知道哪里的玻璃轰轰地乱响,门后的一个白色人形物体向他们迎面飘来。
“诶啊啊啊——!”靠前的小春被这意想不到的情况瞬间吓出了一身冷汗,惊慌地抓住勇仁的手腕往后面缩去。但在寒风的推波助澜下,那片东西还是扑过来将他盖住了。勇仁连忙扯住小春把他从那东西底下拉出来,护到自己身后。
勇仁揪住面前那飘来飘去的玩意,想让它停下来。又是一阵疾风吹来,两人面前呈人形的白布被吹散,露出后面哐哐乱响的窗户。
他们同时松了一口气。
“没事没事,那只是白窗帘。后面的窗没有关紧,所以漏风了。”勇仁拍了拍小春的肩膀安慰他后,连忙走过去把窗户关死,乱舞的白窗帘和鬼哭狼嚎声便马上停止,走廊上的一切都恢复平静,只剩下外面传来的风雨声。两个人一前一后地穿过走廊慢慢走下一楼。

他们在内厅旁的储物柜里小心翼翼地翻找手电筒。
“这个看起来不太能用了……”最后勇仁拿出仅有的两个还能发出暗淡光芒的手电筒,“勉勉强强吧……”将其中一个递给了小春。
“哒……哒……”突然间,二楼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好像在往这边走来。因为储物柜离楼梯口很近,声音格外清晰。
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大跳,两人都迅速将手电筒捂在地板上关掉,随后弯下身子以最快速度跑到最近的墙角下,将自己埋藏在阴影里。他们倚在墙上背靠背警戒着,都能听见对方急促的心跳声,感觉到对方激烈的呼吸。
黑暗中勇仁悄悄握住了小春的手,小春也用力地回握他。两只手轻轻颤抖着却握得紧紧的,双方都能感觉到令人安心的温度从相握的手里传递过来。在让自己过于紧张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后,他们屏住呼吸仔细听了听,那个脚步声却消失了。
静静缩在墙角的阴影里等了好一会,等到周围诡异的声响都消失后,勇仁才悄悄把头探了出去。小春在背后紧张地拉着他的手,勇仁快速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事物,便问道:“我们回房间里吧?”
小春点点头,打开了自己手上的手电筒。勇仁也顺势打开自己的手电筒,半个内厅就被两束暗淡的白光照亮了。他们全神贯注地将手电筒的光聚集在面前的地板上,手和手仍然紧握着。一、二、三……双方都在心里默数着自己的步子,贴在墙壁上安静地向楼梯口挪动。
经过楼梯这个狭隘的空间时,他们的步伐都不自觉地加快了几分,最终有惊无险地站在了二楼的走廊上。尽头的窗户仍然关得非常严实,外边的寒风夹杂着雨水猛烈击打在上面,在室内也只能听见细微响声。
走廊里非常安静。
两个人继续小心翼翼地贴在墙上向前移动,但心情都已放松了不少。
“哒!哒!哒!”突然间,那个诡异的声音又出现了,这次它很响亮地在走廊里四处回荡着。
“咿——”小春条件反射地想要惊叫出声,但是看见勇仁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他迅速捂住自己的嘴,向勇仁露出了一个抱歉的表情。
两个人站在那里认真聆听,回音让人没办法锁定到底是在哪里发出的声响,但现在它听起来已经不像脚步声,而是像什么东西撞击墙壁发出的声音。
“是这样啊……我知道了。”勇仁突然叹了一口气,回过头朝小春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苦笑,“这边的书房里有一扇关不好的窗子,这个声音一定是窗子又被吹开了,还吹动了书房里的其他东西,才会发出奇怪的声响。”
“总之,现在完全用不着担心了。”勇仁放开拉着小春的手,向走廊另一边的一扇门走去,“我们去把那扇窗处理好。”
“走吧。”小春看着勇仁的动作不由得笑了笑,“这么说就完全不害怕了呢。”
门“咔”的一声被打开,冷风便迎面灌进了走廊里,“哒哒”的声音更加响亮和清晰了,伴随而来的还有书页被吹得哗哗作响和其他一些无法分辨的杂音。可以看出这个房间不小,里面放着摆满了书的书架,以及一张写字台。
“窗户在这边……”勇仁拿着手电筒带小春向风吹过来的方向走去。他们绕过几排书架,就看见了那扇窗。
勇仁走过去,将地板上的横条拿起来,小春则用手电筒在一旁帮忙照明。勇仁将它卡在窗户下方的缝隙中将窗户关牢,室内所有的杂声便都随着窗户的关闭而消失殆尽,只剩下外面的风雨声。
“呼——我想不会再有什么吓人的声音了……”
“好累……”小春也完全安心下来了,“我们快点回去吧。”
“勇仁家里的书真多啊。”两个人在书架中穿行,小春在前面一边走着,一边用手电筒在周围照来照去,看着书架上琳琅满目的书籍。
“这里大部分是些资料书。”勇仁随便扫了眼书架上几本书的书名。两人边看边走,眼看就快要走出书架群到达房间门口了。
但就在他们经过那张写字台附近的空阔地带时,小春拿着手电筒随意地往较右边的墙照了照,却感觉到右前方有什么东西反射回了不一样的苍白光芒。
小春下意识地往更右边照过去。
“啊啊啊啊!”小春猛地站住,直接将手电筒的光捂住关掉了。
“诶!小春!”勇仁惊讶地跑过去将他护在身后。小春紧紧抓住勇仁的背,过了一会才颤颤巍巍地从一旁探出头来,“那、那边有个白森森的人骨架……还在滴血……”
勇仁把电筒往右前方照过去。小春捂住眼睛不敢再看被手电筒照亮的物体。但他感觉勇仁的身体猛地僵住了,担心地握紧了对方的手。
“不用担心,那个是我妈妈的人骨模型。”勇仁拿着手电筒照着骨架盯了好一会,“还有肌肉和其他一类东西的模型,没有全部拼装上去,才会看起来很可怕。”
听了这番话小春彻底冷静了下来,他走到勇仁旁边,重新打开手电筒,也仔细地看了看那个那个骨架。
乍一看的确会以为是血淋淋的真人骨架,其实再定睛一看就能看出破绽来,这只是一个模型。“好精妙啊……”小春一扫之前的恐惧,拉着勇仁照着骨架绕圈圈,兴致勃勃地看了好一会才离开。
“说起来,勇仁的妈妈是研究什么东西的啊?”勇仁将书房门关上,向等在走廊中间、此时正在思考着什么的小春走过去的时候,小春突然向他问道。
“呃……”勇仁似乎犹豫不决起来。
“啊,真是对不起了……”意犹未尽的小春意识到勇仁的犹豫,有些惊慌地道歉。
“呀……不,我只是在想怎么向你说明。”勇仁回答,“妈妈研究的东西,她也没有向我细说。”

两人终于回到了勇仁的房间里。勇仁将自己的手电筒立在房间中央,使光芒汇聚在头顶的天花板上,因为光在天花板上发生的漫反射,整个房间便都亮堂了起来。
两人都感觉到了一丝寒意,因为断电的缘故,室内的环境调节系统已经停止运行。虽然门窗都关紧了,但温度仍在缓慢下降。
小春搓着自己的手,看了看桌子上的闹钟,发现时间已经逼近十点半了。“好晚了啊……勇仁,我们应该快点洗澡睡觉了吧?”
“啊对……”勇仁走到自己的衣柜旁拿出两套睡衣,他把其中一套递给了小春,“小春肯定没有带衣服,就先借用我的吧?”
“诶?勇仁不介意吗?”小春有点吃惊地接过那套衣服,“刚刚还在想今天我要不要就不换衣服了呢。”
“这件这是新的,我不介意。小春你介意吗?”勇仁瞄了他一眼。
“当然不介意!非常感谢!”小春当即打消了自己的疑虑,然后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哈欠,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好困……”
“平时这个时候都应该睡觉了吧……啊哈……”像传染病一样,勇仁也开始打起了哈欠,“小春你先去吧?”他把另一个电筒递给小春,“浴室里很暗,把这个放在里面照明会好很多。”
“我会快点的。”小春拿起衣物就跑进了浴室里,“我会等勇仁一起睡觉的!”

等到勇仁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小春正坐在床上昏昏欲睡,闹钟的时针已经迈过十一点的界限,而室内的暖气也散得差不多了。
“抱歉,小春。我洗得慢了些,让我把东西整理好就快点睡觉吧。”勇仁急忙跑去柜子拿东西,小春强打起精神迷迷糊糊地披着自己的衣服站起来。
勇仁拿出一个枕头靠着床里边和自己的枕头并排放好,又将被子在床上铺齐后,提醒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挚友,“小春,过来一起睡觉了吧?”
小春穿着勇仁这里最小号的睡衣,却仍然显得宽大,衣袖子长得遮住了整只手。外面的风雨还没有停,电也还没有来。小春挥着过长的袖子从窗前走过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雨好像一时半会还停不下来,辛苦你了……勇仁……”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勇仁掀开被子的一角,“小春靠墙睡没问题吧。”
“嗯……”小春钻进被窝里,往里面一直挪到墙壁边上,“勇仁也快点睡吧……十一点已经……过了。”小春的头一沾到床,就已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勇仁走到房间中央关上电筒,随后轻轻走回床边掀起被子的一角,慢慢钻进了被窝里。细微的寒风随着他的动作涌进被窝里,床因为物体的移动而产生了些声音。感觉到一个温热的躯体钻进被窝,小春含糊地叫了一声:“勇仁……”
勇仁挪到小春身边,看着挚友安稳的睡颜,“睡觉吧,小春,晚安。”
“勇仁……晚……安。”
但两人中间残留了缝隙,从那溜进被窝里的寒风让温暖无法完全聚集,小春便在睡梦中无意识地向勇仁怀里钻去。他柔软的脸庞在勇仁的脖子处亲昵地蹭了蹭,头发拂在了勇仁的脸上,整个人的触感都非常好。
还处于半梦半醒状态下的勇仁顺势把小春圈进了自己的怀里,而小春回抱住了他的腰。温度在被窝中聚集,两个人便拥抱着对方睡熟了。
窗外的风雨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平静了下来,天空不再落下雨滴,而是飘下了洁白无瑕的雪花。
雪在外面堆积着,安静地染白了这座城市。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