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原液

我是枫珂‖近期沉迷绿蓝‖一个露厨‖右米推‖低产写手‖佛系写文 自娱自乐‖小学生文笔、幼儿园构思注意‖请小心食用本博内容和谨慎关注 感谢

【北极组】北冰洋对岸的访客

先说明一下北极组是伊万和马修的组合名!【感觉这对真的好冷啊orz】
昨天半夜瞎写的脑洞,国设向短篇,也许算糖(?)

印着枫叶的暖黄色瓷茶壶里泡着红茶,蒸汽通过瓷盖上的小洞升腾到空气中,它们不停地变换出各种各样的形状,而茶香也随着它们在房子中四处飘散。
“俄/罗/斯君,我很欢迎你来,不过你不跟着上司去访问美/国而是偷偷留在我家,真的没关系吗?”马修将瓷茶壶和两个茶杯在桌子上摆好,一边将泡得恰好的红茶倒进茶杯一边略有担心地询问道。
“谢谢你的欢迎,我不跟上司一起去,那是因为美/国君实在太能闹腾了。”伊万回答,“我最近身体不大好,跟麻烦的小鬼头吵架太伤身。”他突然顿了顿,查觉到空气中散着些香甜的气息,发现是马修在往红茶里添加有着漂亮暖橙色的枫糖浆后,“我的茶要甜味适中的。”

伊万接过马修递过来的茶杯,慢慢的喝了几口。而马修又从储物架上拿了些枫糖饼和糖果放在桌子上,才在伊万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拿起了自己的茶杯。
伊万仔细品尝着这杯红茶,随后将自己飘忽的视线转向桌上那罐枫糖浆,“你的枫糖浆不管是从成色、香气还是味道来说都是非常棒的,真不愧是加/拿/大的招牌呢。”
“谢谢俄/罗/斯君的夸奖。”马修露出了一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
“我也好久没来过你家了,”伊万拿着茶杯又喝了一口,看着马修将刚刚回来的熊二郎抱起来放在大腿上,“这里仍是这么的惬意和适合生活。”
之后似乎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在安静地品味自己手上的那份红茶,双方陷入了一种并不冰冷的沉默中,只有枫糖的甜味飘在空气里。

“加/拿/大其实也是个寒冷的国家啊。”伊万突然打破了沉默,他望着窗外的积雪,用很小却又能让马修听清的音量说道。
“诶……的确是这样。”马修似乎稍微有些惊讶于伊万会提起这件事,“俄/罗/斯君?”
“为什么你和我同样是气候寒冷的国家,大家却总是很喜欢你,而不喜欢我?为什么大家一说冷就总是想到我家,却觉得你家给人暖融融的感觉呢?”伊万用他独有的糯软嗓音轻轻地说着,那双晶莹剔透的紫眸盯住了马修同样是浅紫色的眼睛。他的嘴角仍挂着微笑,仿佛只是在述说自己一个无关紧要的疑惑,但敏感的马修发现伊万隐藏在刘海下的眉毛拧成了一个“我很在意”的形状。
室温在下降,马修悄悄将怀里的熊二郎抱得更紧了一些,他底下头,将半张脸埋进熊二郎背后的柔毛中,避开了伊万的视线。
没有人说话。
伊万的笑容里带上了些许嘲弄的意味。
似乎又过了很久,马修抬起头,将怀里的白熊轻轻放在木地板上,他捧起自己的茶杯,感觉到枫糖和茶的温度从手掌里传递过来。他从沙发里站起,走到伊万身边坐了下来。
马修的眼睛对上伊万略带惊奇的紫眸,他有些拘谨地小声说道:“我家也是很冷的地方,冬天很长,现在要面对的问题也很多。”伊万很有兴趣地看着他,这让马修有些紧张地低头呡了口茶,“生在寒冷的地方这种情况是我们不能改变的,但是我们家的人心态都很乐观,总是非常努力地要过得舒适和快乐,所以加/拿/大能把冬天也过得很温暖。”马修的眼眸里带上了笑意,“我家里满是暖色调的东西,这也是让人感觉暖融融的原因之一吧。”
“我对俄/罗/斯君家的情况还是有一些了解,”马修继续说着,“阿尔弗雷德把你说的很坏,但是我觉得俄/罗/斯没有大家说的那么糟糕。”
“你比我温暖,”伊万稍微靠近了马修一些,他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悲伤,“而我的体温总是那么低。”
“不,俄/罗/斯,我觉得你也是一个温暖的国家。”马修收敛了笑意,面对着伊万有些严肃地说道,“我的温暖来自内心,”他轻轻抱住面前的伊万,将头枕在了对方心脏前,“而你也有一颗温暖的心。”
伊万的身体僵硬了片刻,随后他紧紧地回抱住了怀中温暖的躯体,脸上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马修听见他非常真诚地向自己说道“谢谢你,加/拿/大。”
“叫我马修就好啦。”马修在伊万怀里微微红了脸,“桌上的枫糖饼要冷掉了。”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