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原液

我是枫珂‖近期沉迷绿蓝‖一个露厨‖右米推‖低产写手‖佛系写文 自娱自乐‖小学生文笔、幼儿园构思注意‖请小心食用本博内容和谨慎关注 感谢

论生姜的用法【红色组相关】

【短篇,人类AU,无意义脑洞,无聊于是就码了。第一次写红色组相关大概非常ooc(土下座)
可能存在常识性错误,欢迎指正。】

刚到莫斯科的伊万和王耀两人,因为时差的缘故,虽然这里已经是半夜了却完全没有睡意。
在伊万“耀,来了俄/罗/斯怎么说都要去酒吧感受纯净伏特加,我请客”的怂恿之下,他们在秋风凌厉的凌晨两点,出门喝酒去了。
当东边已经升起了太阳,两个人才回到暂住地倒头就睡。
莫斯科当地时间下午一点,王耀醒了过来,他在将行李都整理好以后,听见隔壁房间传来什么东西击打硬物的声音。
王耀走到隔壁房间的门前,敲了敲门“伊万,你起床了吗?”
房间里的伊万正蜷在床上用被子捂着自己,还不时地用手敲打自己的额头。此时他听见了敲门声,有些有气无力的回答道“耀,我的头好疼……”
王耀连忙打开门,看见这个高大的斯拉夫人微微发抖,整个人蜷在被子里缩成了一小团,他捂着自己的头,从厚被子堆里只露出了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
王耀把这个大块头病号从被子里拉出来,意识到他在出冷汗。伊万软趴趴的侧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快吐了……”伊万小声说着,“好痛…像有人在拿水管敲我的头…”他停顿了一会,看起来光是说话就已经费力很大的力气,“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耀,我是不是要死了?”
王耀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慌乱,不过他回想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很快冷静了下来。“我觉得你可能只是着凉了。”王耀在伊万床边来回踱步,“昨天你喝醉了以后就没再穿上大衣,而我们吹了半小时冷风从外面走回来。况且,这几天车舟劳顿的。”王耀像是想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个有点奇怪的微笑,“也许是你在中/国待太久了,那可比这里暖和得多。”
伊万轻轻摇了摇头,他听得迷迷糊糊的,头上的疼痛几乎夺走了所有的注意力。“诶……耀,我很难受,能不能送我去医院……?”最终他用尽所剩无几的力气说出了一句话。
“不,这个不需要去医院。你只是着凉了,情况比较严重而已。”王耀将右拳在左手掌上一拍,发出清脆的响声,“这个时候就用土办法解决吧!伊万,我记得我们带了一点生姜?”
伊万非常轻微地点了点头,看起来快昏过去了,但是剧烈的头疼和挥之不去的呕吐感,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
王耀冲了出去,从外边桌子上的包里掏出一块生姜,用小刀刮成两厚片,拿着他们回到伊万的床边。
王耀试图扳开伊万捂着额头的手,“哪里疼?指给我看,伊万。”但他很用力的抵抗着。“我给你涂点药,睡一觉就好了!”
听见王耀这句似乎是吼出来的话,伊万把手松开了,右手指了指额头的左上角,随后两只手就如同没有骨架一样软绵绵的从头上滑了下去。
王耀拿起生姜片在伊万的额头上用力抹了几下,然后用手不停地在他的额头上擦。
“哇,耀,我的额头好冷……”
“忍一下。冷是对的。”
王耀很快停止了对伊万额头的揉擦。伊万只觉得自己的额头现在非常的冷,仿佛有寒风在不停地吹着,但头疼又是实实在在的减轻了,他感到疑惑不解。
王耀没有管伊万的脑内在进行什么样的风暴,他拉起伊万的上衣,让伊万整个光洁的背部全部露了出来,然后开始把生姜往上面擦。
“耀?”
“涂药。好得快。”王耀言简意赅,斯拉夫人的背部比一般人更宽大,王耀不得不更加费劲地给他揉擦着,他不想在解释上面花费精力,“按我的来,安静,别动。”
斯拉夫人只好乖乖的侧躺着,让王耀使劲擦着他的背。现在他已经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背部似乎有寒风在不停地吹,非常冷;但又觉得非常的暖和,像要烧起来了。
伊万发现自己的头疼在慢慢减轻。同时,倦意如潮水般袭来,他睡着了。

“耀,原来生姜还有这种用处吗?”伊万拿着那两片在他的额头和背上摩擦过的生姜,仔细端详,“中/国有好多治病的奇妙土办法呢。”
“生姜可是治病的好药,一年四季都用得着。”王耀把双手插在胸前,看起来有些骄傲的意味,“这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用处。”
“啊……手好酸。”王耀有些不爽的揉了揉自己的手,好像想起了什么,“伊万,我帮你擦背擦到手酸,治好了你的着凉,你一定今天晚上得请客!”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