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原液

我是枫珂‖近期沉迷绿蓝‖一个露厨‖右米推‖低产写手‖佛系写文 自娱自乐‖小学生文笔、幼儿园构思注意‖请小心食用本博内容和谨慎关注 感谢

【冷战组】润唇膏

【小小甜饼(?)从露米群的讨论里得到的灵感ww,cp是冷战组无差,人类AU】

白昼变短了。
干燥微凉的秋风夹带着枯黄叶片,从打开的大窗户溜进图书馆里。
带着两个大黑眼圈的阿尔弗雷德抱着电脑,正趴在图书馆阅览室的桌子上打瞌睡。
那经过的秋风嬉笑着把黄叶拍在了他的脸上。
“!”阿尔弗雷德惊醒了。他坐起来,扶正自己掉在鼻子底下的眼镜,迷迷糊糊的看了看面前的手提电脑。在确保今天凌晨的工作成果全部完好无损以后,他放松的呼出了一口气。身体仍然感到很疲倦,这让他的警惕性下降了好几个百分点。并且因为熬夜和天气干燥的缘故,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的嘴唇似乎开裂了。于是他从书包里摸出自己的润唇膏,就着电脑屏幕当镜子,开始细心的给嘴唇抹唇膏。

“阿尔弗雷德,你又因为老教授的论文在这里通宵达旦了吗?”一个听起来有点软软的声音在阿尔弗雷德身后响起。
阿尔弗雷德被毫无预警地吓了一跳,润唇膏从手里滑落,他急忙转过身来抓住了它。
随后阿尔弗雷德看见了他的学业竞争对手(兼生活竞争对手)伊万·布拉金斯基,正微笑着站在面前。“伊万,你别突然站在我后面出声啊!”他有点抓狂。
但是伊万走上前去,很有兴趣的盯住了阿尔弗雷德手中的润唇膏,再看了看他稍显憔悴的样子,“噢,想不到你现在就要用润唇膏了,真是精致的生活。但是现在秋天才刚刚开始呢。”
“俄国佬,你……”阿尔弗雷德想要回击伊万,但是却找不到什么好的词句。他这几天熬夜得有点厉害,现在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成了一团糨糊。
盯着伊万的脸,阿尔弗雷德碰了碰自己的嘴唇,思考了几秒钟。随后他伸手摸上伊万的嘴唇,让指腹在上面轻轻地摩擦着。伊万的唇没有什么血色,阿尔弗雷德感受到它虽然柔软却存在有许多细小的裂痕。
“哒?”伊万发出了疑问的声音,显然他有点迷茫于这种情况。
阿尔弗雷德缩回手,突然傻笑起来。“哈哈哈哈哈,伊万,你的嘴唇保护的一点都不好!冬天肯定会开裂的吧?”他一边笑着一边打开润唇膏的盖子,然后在手指上沾了些透明的膏体。
阿尔弗雷德用指腹将唇膏轻轻地抹上伊万的嘴唇,然后慢慢地用手勾绘出了俄国人那漂亮的唇部轮廓。
在完成润唇工作后,伊万的嘴唇显现出了一丝红润的光泽。阿尔弗雷德似乎很满意地看了看他的作品,下一秒便拿起自己所有的东西跑得没影了。
伊万仍然站在原地,保持住了自己微笑。
这可真是奇怪的回击方式。
伊万这样想着。在最终找到自己喜欢的位置坐定以后,他才悄悄地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评论(2)

热度(25)